真宝第四十七章失败了便是罪人

2020-07-04 11:49 来源:常熟科技网 0

真宝 第四十七章 失败了,便是罪人

翌日

艾尔贝兰依旧如往常般车水马龙,热闹非凡。冒险者们或是招募着探险的队员,或是出售着自己的丰厚的收获,没有人发现城市正中心,那座代表着艾尔贝兰标志的巨型钟楼存在着异样。

“哎,人类的警觉性真是太差了,丝毫感觉不到风雨欲来的危机。”安伦皱着眉头看着繁华的街道叹道。

“恩...哥说的不错。”星痕站在安伦边上,赞同的点了下头,神色凝重,比安伦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听到星痕赞同自己,安伦轻轻摇了摇头,掏出一张一千金币的金票递给星痕,沉声开口:“走吧,我的勇士,咱们去拯救这些无知的人类。”

星痕斜眼瞥了一下那金票,原本的凝重立刻烟消云散,矮下身,小心的接过金票,一脸谄媚的附和道:“是的,神匠大人。”

对于神匠这个词,安伦很是受用,嘴角微微一扬,伸手一挥,不知何时套在身上的披风,连同那一身肥肉一震,低喝一声“出发!”便大步向前走去。

星痕自然跟上,同时心中暗道,自己今天的演技不错,这才刚开始就赚到一千金币,这绝对是一个好的开始。对于这个财神爷,星痕最开始的怨念早已抛开,管他能不能起作用呢?不,应该说他已经起了最大的作用了,那就是有钱。

......

这还是星痕第一次来艾尔贝兰,虽然对于这镇守艾尔贝兰的钟楼早有了解,但真正站在正面仰望这座建筑时,星痕还是感到很震撼。

这座钟楼,占地足有二十万平米,足以赶得上一座巨型的斗魔场的面积了,同时高度五百余米,高耸入云,轮高度整个卢恩王国恐怕也就只有吉分塔才能与之相比了,秀发兹河的一条分支被引入这里,将钟楼环抱,使得整个钟楼就像建筑在河水上一般,只有通过钟楼四面的石桥,才能靠近。虽然星痕并不太懂建筑方面的学问,但也能看出来这座钟楼的不凡,特别是这河水绝不是无缘引入,必有其重要的功效。

“钟楼正在检修,请勿靠近!”

距离石桥还有百米时,星痕和安伦就被两名穿着卢恩军服的将士给拦住了,虽然他们字面上显示的很客气,但语气却很强硬,不容他人反抗。

星痕皱了皱眉,他倒不是因为对方的语气,而是从他的资料中得知,钟楼虽然不对外开放,但是却也没有严禁他人接近,毕竟是艾尔贝兰的标志性建筑,所以还会有很多人慕名前来观赏的。此刻他们距离钟楼还有一段距离就被拦下,可见钟楼内的状况并不好,那看似坚实的钟楼,内部恐怕早已魔物肆虐,随时可能喷发出一场灾难了。

有安伦在,星痕自然不用去与对方交涉,这样不单能发挥出安伦的作用,同时星痕自己也落得清闲,至于是给自己安上助手的身份也好,随从的身份也罢,星痕都不在乎,只要有钱赚就可以。

安伦在这方面表示的也是极为强势,冷哼一声,身上的肥肉再次震动了一下。一面金灿灿的令牌已经出现被他握在了手中。

那两名拦住二人的将士,看到安伦手中的金色令牌后,连忙退让两边,躬身行礼道:“属下恭迎安伦大师、星痕将军。”

星痕闻言一怔“将军?”不过略微一想他也就释然了,老首相不可能把他原本的身份说给这些守卫听,否则一听自己是个大盗,那还敢放自己进去么?而且内部肯定会有质疑的声音。

安伦摆了摆手:“走吧,带我们过去。”

“是,二位大人请跟我们来。”

两位将士将二人带过石桥,来到了钟楼外临时搭建的一拍简易房中的一间。

“报告,安伦大师和星痕将军到了。”随着两名将士的通告,屋门很快打开,一个国字脸,身材高大,标准军人模样的男子从房中迎了出来。

“属下戮魔团团长葛烈阁,恭迎两位大人!”男子向二人躬身行礼,眼中激动的神色难以掩饰。

看着对方激动的模样,星痕心中一沉,恐怕钟楼的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糟,而且戮魔团,星痕总觉得在哪里听过一样,只不过对于军队不感兴趣的他,一时想不起来到底听到过什么。

安伦同样也是眉头一皱,他自然也能看出来形势不大好,向着那葛烈阁微微颔首沉声道:“先进屋再说。”

这时候的安伦虽然还是那稚嫩的孩童摸样,不过身上所散发出的气息,却给人一种沉稳的感觉,让人不由的生出一种可以依赖的感觉,就连星痕都对安伦另眼相看了,觉得这个家伙也不只是啰嗦和有钱,至少遇事还算沉稳。

进屋的只有星痕三人,葛烈阁当即把门反手一扣,也不待星痕和安伦坐下,便直接开口道:“不知两位大人何时行动。”

听到葛烈阁的话,星痕心头更沉重了,对方怎么也是一个团长,此时显得如此急迫,可见事情已经迫在眉睫了,不过他也没开口回应,作为一名大盗,他对军方的人还是有些心理上的抵触的。而且有安伦交涉,他也落得清闲。

安伦闻言,沉吟了片刻道:“钟楼还能坚持几天?”

葛烈阁道:“最近魔物****十分激烈,随时可能突破钟楼的封印冲出,目前吉分塔的几位法师正在加固封印,不过形势仍然不容乐观,推算最多一周,如果是保守估计恐怕也就三天魔物就会冲出。”

“三天...”安伦沉默,星痕同样心中也是咯噔一下,没想到已经紧急道这个份上了。三天虽然看上去时间还有,但谁也无法保证此行会有多困难,而且三天就代表此次行动必须成功,没有失败重来的机会。

“只有三天了么...”安伦再次重复了一遍后,然后看向了星痕。不知为何,星痕在与安伦对视时,发现其双眸中充满了复杂的情绪,并且让星痕觉得隐隐对方有愧疚之意,看来应该也是超出了他的预计。

“我们去准备一下,明天出发。”说完,安伦直接掉头就走,什么话都没有再说,就连星痕那里也没有打招呼,就走出了房间。

星痕微微一怔,安伦的举动让他觉得有些怪,可是又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不对。星痕所想,按说只有三天的时间,应该越快行动越好,如果失败好能及时准备应对魔物的反扑,可安伦却往后拖了一天,事情有些蹊跷。

这一天,星痕都没有看到安伦,就连晚上,安伦也没有回到住宿的地方,也不知道他跑到哪里去了。不过星痕也不担心,明天出发的时候他相信安伦会出现的。虽然那个家伙看上去有些不靠谱,但绝不是那种不负的人,这一点从安伦一直在给他钱就能看得出来,星痕能感受到,对方给自己钱为的并不是金钱碾压,彰显自己有多豪,而是为了在后面的合作中,让自己至少因为拿了对方的钱,而可以更多的配合他。

又是一夜过去,当星痕来到钟楼的时候,安伦那胖乎乎的身影早已在那里等候了,在他身边,是昨天见过的葛烈阁以及几名穿着法师长袍的那女,同时外围,几百名士兵手持武器严阵以待。

“我怎么感觉这是再送咱们上刑场?”星痕来到安伦身边打趣道。

安伦看了星痕一眼,沉声道,“走吧。”说完,向着葛烈阁一点头。

葛烈阁见到安伦示意,立刻大声喝道:“开门!祝两位大人顺利完成任务,凯旋而归!”随着葛烈阁的话音落下,他身边的几名法师同时出手,打出七色光芒,一个巨大的传送阵出现在星痕二人面前。

安伦向着传送阵走去,就在他即将迈入的时候,星痕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:“等下。”

安伦那即将迈入传送阵的脚在这声“等下”中收了回来,他转头看向星痕,神情依旧如昨天那般,只不过更多了几分犹豫。

而其他人也在星痕开口的瞬间齐齐的看向他,甚至星痕已经感觉到自己已经被在场的人锁定住了,那绝不是什么善意的气息,而是一种压迫,压迫自己快速进入传送阵中。

星痕并未在意这种压迫,他看着安伦,淡然开口道:“我想知道,如果我们没有成功的替换钟表之心会怎样。”

此话一出,顿时场面便的很凝重,就连温度都骤然降低了许多,那是一种无形的杀气在弥漫。

安伦张了张口,但发出声音的却不是他,而是一旁的葛烈阁。

“成功了,你们是人民的英雄,但不会有人记得。失败了,你们将与钟楼一起被毁灭,并且你们会以破坏钟楼封印的罪人而被人民记住!”

怎样治疗顽固性灰指甲
先声药业上市
中医图谱
友情链接: 常熟科技网